注冊
返回列表 12345678» / 10
發新話題 回復該主題

常青藤 [復制鏈接]

11#

回復 10樓半個世紀的帖子

。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萬事都屬緣,如來在天上看著呢,哈哈~~
TOP
12#

。
    一個地方是一個地方的下鄉情景,不可比也沒有可比性,回想所有的場景,都是耐咀嚼的畫面。
    安徽下鄉還可以有家長父愛如山地親往探視,我們那樣千萬里的追尋,孤獨的時候有點像蘇武牧羊,那個心緒那個荒山野嶺里的孑孓般漫無目的的游移,都在未成年稚嫩的身心和肩膀......俺們去哪里會見爹娘啊~~所以,相比之下,俺們是自己的山......
TOP
13#

回復 12樓野歌的帖子

       因此邊疆的知青,一切只能靠自己,更具野性。
TOP
14#

。


             這是常青藤三大員







。

TOP
15#

回復 14樓野歌的帖子

       后面都會涉及到的。
TOP
16#

      常青藤,有著一群熱心的藤友。一茬茬更換,幾位2009年的元老級藤友卻一直在堅守,鄭孜平是其中一位。他下放在安徽固鎮,病退后返城,退休后依然忙碌。作為上海銀行系統講師團,前往全國各省市授課。他總是設法擠出時間,參與常青藤活動。他非常勤奮,在常青藤發表了166篇文章。參加常青藤聚會,別人在娛樂,他忙于備課。
      如同所有非專業的文字愛好者一樣,文字功底還顯稚嫩,但沒有影響他寫作的熱情。他的文章,完整記錄了他的知青生活,張揚著他善良的人性。第一篇,美麗的平原,因為他下放淮北平原十年之久。盡管知青是苦難的,十年時間也足夠長,但他還是愿意從中看到希望。
      挨“熊”記,講述已經是生產隊長的他,無緣無故挨了公社書記一頓訓。中國官場,官大一級壓死牛。因為不知原因,只能無言以對,無話可說,無理可辨,默不作聲地聽書記“熊”。 身為一隊之長,大約是沒能把生產搞上去。書記的狠批,應該看作是工作的一部分。
      落魄記,講述1976年招工受挫。本以為十拿九穩的事情,泡湯了。如同響了一個炸雷,無奈,失落,寒冷,消失,頭昏,心煩……父親接到了我的信,從中讀到了我的沉重,和焦急的母親商量后,匆匆趕來固鎮安慰我。父親憐愛的目光從鏡片后透過來,布滿了我的全身。在父親身邊,此刻我的內心充滿委屈和溫暖。從父親溫柔的目光里,我也讀到了他的無奈和疲勞。他輕輕的說:“算了,沒什么的,別煩心?!蔽乙舱f:“算了,別擔心,沒什么的?!蔽液退f著同樣的話。父親呆在一起約二小時,不放心地再三叮嚀,匆匆趕上了南去的火車。
      病退,講述了以“半月板”損傷毛病,順利退回上海。只有那個奇怪的年代,才可能發生的奇怪事情。病退真怪,病退真好!
      鄭孜平是位壯碩的漢子,卻有著細膩的情感。版主春樹暮云忠實履行著版主職責,在藤友的文章后面予以鼓勵,理性分析,引發了他充滿感情的一文,姐姐。
     我是家中的老大,有弟弟妹妹。所以,從小只有管他們的份,從來就是對我的弟妹們管頭管腳?,F在,他們也是五十好幾的人了,只要我們兄弟姊妹聚在一起,他們還是像小的時候一樣,很尊重我,哥哥長哥哥短的,我覺得真是享受,因為我位居老大,好像受弟妹們的尊敬,已經習慣成了自然。殊不知,某一天。我突然有了一個“姐姐",體會了許多當弟弟的感受,享受了被關心被愛護的溫暖,這種從來未有感覺到的味道,似彌補了我人生的一個空白。
      這個姐姐在外地,比我大一點,是位老師。年輕時,和我們有著同樣的命運,在農村插隊落戶。不過這位姐姐卻是一位才華橫溢的人,知識是她永遠追求的目標。寫的文字,看重字里行間的分寸,每每寫一點,都是恰到好處。言語不多,點到緊要之處,讓讀的人總覺得無話可辨。我所接觸的朋友凡認識她的,或者讀過她寫的文章和點評的,無不嘖嘖稱贊,佩服得連連點頭。
      姐姐不僅是一位讓人尊敬的老師,更是一位很會當家的家庭主婦,每天的小菜,總是為家里人安排得妥妥帖帖,做出來的菜肴,面點,會叫人饞涎欲滴。有次在網上和我聊天,把當天做的花卷拍了照片放到網上讓我看看,一下子我有了肚子餓的感覺,于是我回應:我也要吃!姐姐大笑,說饞死你。
      我和姐姐是在安徽知青論壇討論“知青”這個話題時認識的,年輕時,我們都在安徽,只是我在淮北,姐姐在皖南山區。年輕時的共同經歷,讓我們有著同樣的感受。幾十年過去了。當我們在成為老者時,在談天說地中,總會深深的感受到她的關心,其實姐姐對論壇里的每一位知青朋友都是和藹大氣,關照叮嚀。所以,論壇里的朋友們也都叫她姐姐。
      有次我在朋友的聚會上忽然暈了過去,后來在旁邊同學的照顧下,漸漸好轉。我把這事情告訴了姐姐,她立刻發來郵件,告訴我快快去檢查,不要太累,多注意休息等等,叮嚀再三,再三叮嚀。我讀了以后,覺得遠方的姐姐讓我感受被呵護,被關愛!
     人生就是這樣奇怪,不是姐姐,勝似姐姐……謝謝姐,讓我有了做弟弟的機會。
     雖然文章中沒有說明是誰,但大家都知道。
TOP
17#

      最初常青藤以作品展示為主,學院派受寵,毛老師是其中的代表。毛老師是老三屆中的高中六六屆,長期擔任語文教學任務,在常青藤發表了1779篇原創作品。這是何等驚人的數字,可以想象出,年逾七十的他每天伏案,筆耕不止的場景。毛老師的作品,涵蓋生活的各個方面。他熱愛常青藤,熱愛生活,除了文學創作,積極參加常青藤場下聚會活動。每次聚會,都能聽到毛老師,情緒飽滿,充滿睿智的山海經。
      下面是他昨日的作品,常青藤網站,我們的精神家園,從中可以感受到他的濃濃的情感。
時間過得去真快,轉眼,田兄均祥創辦的《常青藤知青網》已有十個春秋了。最近藤友都在回顧這十年來我們在網上結下知青情、藤友情。正如大詩人李白所言:回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正是“風景這邊獨好”!
      自均祥兄創辦常青藤網以來,我在網上涂鴉了不少。其實,我原來是不寫的。自上了常青藤網,由跟帖開始,逐漸養成了碼字的習慣,后來發展到在qq上每日一帖地寫日志,成了夕陽一樂。這是要感謝常青藤網站的。
      藤友大都是當年插隊安徽的知青,既有淮北的,也有江淮皖南的,更有遠在廣西的。其實知青是一代人。只要知曉彼此曾是知青,就會一見如故是朋友。
      藤友中,能人多,我是老三屆高中,癡長諸藤友幾歲,學淺才疏。每逢藤友聚會,席間觥籌交錯、談笑風生。雖是侃大山、嘎三胡,但頗具真知灼見,含金量足。
      常青藤網,打個比喻,其實就是個茶坊、茶室、茶座。我曾說過,常春藤網站是我們后知青生活的一個精神家園。
      在常青藤上,我們回首那段知青歲月,我們尋找到了思念已久的昔日插友。在常青藤上,我們舞文弄墨,談天說地,盡情揮灑我們知青的不了情,揮灑我們瀟灑的夕陽情。
      我們在常青藤互談游歷祖國山水的萬丈豪情;我們在常青藤互傳養生保健的真傳心得體會;我們在常青藤觀看友人的倩影靚照;我們在常青藤聆聽友人發來的優美音樂。
      常青藤是我們獲取知識的豐厚書本,是我們人生經歷的又一道風景線,是我們又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
      正因為如此,我才上網看帖發帖,樂此不疲。
      常青藤網是我等老有所學、老有所樂的好茶坊、精神家園。
      眾多作品,選其中的一篇,風居住的街道,感受毛老師的情懷。
      有幾首日本樂曲我很愛聽。比如用陶笛演奏的《故鄉的原風景》,比如《瀨柳小鎮》。我都向朋友們介紹過。今天我要說的是《風居住的街道》。
      我路過《風居住的街道》,純屬偶然。一次,在音樂網站溜達,忽而看到前面有條《風居住的街道》,感到很有意思。風是世界上最最自由的了,它或大或小,或急或徐,滿世界飄泊、怎么會居住在一條街道上呢?這是怎樣的一條街道,有如此的魅力?
      于是趕緊走過去。在幾聲清澈如泉的鋼琴聲后,一陣悠揚的二胡聲從那街道里傳了過來。循聲望去,那是一條老街:沿街是黛瓦上長著瓦楞草的粉墻老屋,彎彎的石板路曲折其間,鳥兒在濃密的街樹上啁啾,街邊還有綠葉紅花的美人蕉。風過處,地上些許的落葉旋轉起舞。街道很靜,很靜。
      這是故鄉的街道,有媽媽的呼喚聲,有青梅竹馬的笑聲,有稚嫩的讀書聲,還有情竇初開朦朧的愛。
      難怪浪跡天涯的風,它走得再遠,最后,它還是要回到家鄉這寧靜的街道,盡管老街狹小,陳舊,但卻是可以安頓靈魂的地方。
      二胡悠揚,鋼琴澄澈。在弦與鍵的曼舞中,展現在我們眼前的故鄉街道就像吳冠中的畫,彌漫著淡淡的鄉愁,撩人愁緒。
      我們是穿行于信息世界的風。我們忽東忽西,我們步履匆匆,我們滿世界地奔跑,停不下來。累的時候,我們多么想停一停,回到我們曾經居住的舊時街道。
      其實,這個可以安頓我們靈魂的街道不在遠處,它就在這首樂曲中,說得深一些,就在莫扎特的音樂中,就在王維的詩中,就在晏殊的詞中,就在吳冠中的畫中。
      勞累了一天的我們,回到蝸居,泡上一壺茶,在燈下,往播放器中放上一張《卡農》的CD,再打開一本唐詩宋詞,我們就回到了故鄉的街道:媽媽的呼喚,兩小無猜的追逐,小芳含情脈脈的秋波,都會慰藉你疲憊的心。
      因為此時,我們回到了自己的精神的家園。
TOP
18#

      回首下放在皖西舒城,性格內向,不喜言辭,每次聚會只是靜靜地分享大家的喜悅,默默為大家服務。他愛好攝影,總能編輯出令人難忘的圖文。雖不是專業出身,他的文字功底,非同一般,擅長心理描寫。他的系列作品,生產隊里的那些瑣碎事,農村的習俗,活龍活現。
他的第一篇,“心潮難平”,和一般知青文學注重傷痕不同,表現一個小男子漢遠離家門的激動與彷徨。天還在沉睡,窗外一片漆黑,萬籟俱寂,只聽見心在跳動。第一次要遠離家門,如同小鳥站立在籠子已開的門坎上展翅欲飛,興奮的期盼著晨曦快快爬上窗口。
      忽聽得腳踏在地板上發出輕輕地吱嘎聲,母親己經起床了,我趕緊坐起來,借著母親房里漏出的光亮穿好衣服。站在母親房門外,見母親在昏暗的燈光下,低著頭在五斗櫥抽屜里尋找著東西,我輕聲地說:“媽!你找什么?” 母親壓低著嗓子:“干嗎起得那么早?在找豬肉票,去買幾塊你喜歡吃的大排。再去睡一會吧,時間還早著呢,等天亮了,去你大伯家,吳媽家,張媽家道個別?!?/font>
      母親找到豬肉票,提個竹籃,欲去萊場,趁早還能買到好一點的肉,我隨著母親身后跟著下樓,寂靜的樓道,木質的地板在母子倆的腳下發出沉重的呻呤,母親快步地去菜場,稍有遲緩就買不到好肉,盡管兜里有著每人每月才幾兩的豬肉票。
      我直奔大伯父家,吳媽家和張媽家。等我匆匆地趕回家時,母親早己把早飯準備好,滿滿一碗剛起鍋的紅燒大排端放在我面前,幾根碧綠的蔥橫臥在面上,散發出誘人的香味,特別上面連著的一長條一公分厚的肥肉,香甜,嫩而不油,肥而不膩。
      一家人圍坐來桌邊,看我吃著離家前的早餐,父親和哥哥倆人默不作聲地,一個勁地抽著香煙,母親看我吃完一塊大排,又揀一塊放在我飯碗里,一邊哽咽地說“你到外面吃不到媽媽燒的菜了?!蔽姨ь^看著母親,望著母親含在眼眶中的淚水,不禁心頭一酸,“媽我真吃不下了,留著你們慢慢地吃吧?!贝蠼阍谂砸贿吥ㄖ蹨I,一邊說:“多吃點吧,那邊肯定是沒有吃的,也一定是很窮的?!?/font>
      才九歲的妹妹倚在我腿邊搖著我的腿啜泣地說:“小哥哥,你別去好嗎?我不讓你去?!蔽腋┫律碛檬植寥ニ樕系臏I水,撫著她的頭:“乖,小哥哥去去就回的,在家要聽爸媽的話”她那淚水汪汪的眼睛瞪著我,直點頭。 我抬頭看了看臺鐘,忽地站起來,大有凌云的豪氣,卻又放低了聲響,無限依戀地:“爸,媽,哥,大姐(二姐己去了吉林),我要去了?!?/font>
      父親發話了:“時間還早,再坐一會吧?!蔽夷曋赣H,看著他眼中透出無限的內疚和痛楚的目光,好似是因為他的原因子女在為他受罪。平時總要提前上班,做什么事總要求我們早作準備。今天,卻一反常態。我知道他不想讓自己的兒子那么快地離開家,能多呆一分鐘也是一種心理的欣慰。
      妹妹抱著我的腰,大聲地嚎哭著,不讓我下樓,我再也忍不住,蹲下來,一把抱住她,淚奪眶而出“乖,別哭了,小哥哥學本領去了,馬上就會回來的,那時再也沒人欺負你了?!?nbsp; “真的嗎?”“小哥哥不騙你的,誰敢欺負你回來告訴我,小哥哥一定幫你出氣。你要聽爸,媽的話,乖,別哭了?!薄澳悄憧旎貋硌??!薄昂?!”
      我抱住她站起來,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又放下她,抹了臉頰上的淚痕,“媽,姐我走了?!鳖^也不回地,蹬蹬地朝樓下奔去,走到天井,抬頭望了望我家的窗戶,強忍著心中的依戀和涌動的淚水,默默地呼喚,再見了,我最愛的家……
      “煙篇”,描寫離開家的火車,“座廂里開始冒出一縷縷青煙,接著越來越多的廂座里冒出煙來……”抵達生產隊牛棚,“煙霧彌漫了整個小屋,從門縫里鉆進來隔壁牛身上散發出的腥騷味,一起混雜了屋內的霉味,我們迷惘和沮喪。淚水流淌在我們的臉頰上,不知是不太熟悉煙薰的呢,還是一種發自心底悲慟而涌出的淚水”。
      作為“可教”子女,歷經坎坷,終于在一九七八年十月,收到了戶口回遷通知?!半m然,從心底憎恨再教育,但時間已讓感情深深地溶進這片土地。歷年欠生產隊里的糧食款240元,一致通過全免。每家每戶爭搶著請吃飯,早上還沒睡醒就打門,晚上在家等你。雖然,各家生活水平高低不同,但情義一樣。喝著酒,不時地賠禮,沒有好好照顧你。我流著淚,一口口把酒喝下去,早上喝,中午喝,晚上喝,每天喝得暈乎乎”。
TOP
19#

            網站論壇,是非正式組織,有著不同的運行模式。常青藤后臺聘用了兩位專業管理員,保障網站的正常運行。時間久了,會有些感情,想邀請他們一起參加聚會。也許是職業要求,除了網上外,沒有見過真人。論壇的激勵機制,積分是根據參與活動的頻率、內容,由軟件自動生成。版主是由老版主提名并復議,投票決定。有加密的版主議事廳,商討論壇管理。對于出格網友,版主有禁言、除名的權利。
      網站論壇這樣的非正式組織,沒有什么激勵機制,活動全靠熱心人??鞓返睦像R就是這樣的熱心人, 2010年一年就發表了100多篇主題,幾百條回復。幾乎每天都可以看見他,身著紅體恤(大頭照),忙碌的身影。他積極參與論壇各方面討論,重在參與。由于他的突出表現,晉升為優秀版主。
      他有著輝煌的過去。曾作為知青代表參加過安徽省召開的農業學大寨會議,也參加過知青代表會議,曾經不止一次地開會發言表態:“扎根農村,干一輩子革命” 公社和縣里都廣播過。1979年,是公社最后一個回上海的知青。公社和縣里希望留下,提干的通知也發了,到縣農業局報道。但還是回了上海,回到家。反思當年的表態,心里是有點虛的。一個人晚上睡在土坯草房子里??粗岷诘奈蓓?,問自己,真的在這里扎根一輩子嗎?彷徨,沒有答案。
      他的俺娘一文,飽含深情地回憶那段經歷。 除夕夜,打電話給俺娘拜年,俺娘問:“你身體好嗎,爸爸媽媽身體好嗎”?電話里俺娘的聲音沒變,她孫子說,“俺奶的身體好著呢,就是經常要說起你”。去年我去看她,她叫孫子、孫女陪我吃飯,他們告訴我,從小就一直聽奶奶說我的故事。 1976年,集體戶知青都招工走了,我在生產隊當隊長,還兼著大隊的工作,吃飯成了難題。搬到村里和俺娘一起住,俺娘給我做飯,這樣一起生活了三年。
      我從小有尿床的毛病,母親帶我吃藥打針都沒用。記得搬到俺娘家住后,有個晚上,我又尿床了,我忍著不敢出聲,熬到天亮,換好衣服就到縣里開會去了?;貋淼穆飞弦恢痹趽?,晚上怎么睡覺? 到家已經很晚了,我推開門,俺娘在煤油燈下捻線。我第一眼就看自己的床,床上是全新的被褥,換下的衣服也干凈整齊的疊放在床邊。我回過頭看著俺娘,俺娘的目光溫馨而慈祥,只聽她輕輕地說:“孩子,不擔心,有娘在”。我一句話也說不出,只聽到自己心里在叫了一聲“俺娘”……
      大約是2010年底,老馬在藤內的活動日趨減少。藤友們惦記他,有些責怪,忘了老朋友。不時傳來他更加忙碌的消息,他有著更大的舞臺。離散其實都可以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只是希望,能夠?;丶铱纯?,常青藤優秀版主的稱號還在。
TOP
20#

.

       當年,我們下鄉那邊,也有各種喊口號扎根的先進典型,喊得最響上了新聞紀錄片的一個點,大概在兩年之內都走空了,而且,基本都是混了D票走的。八十年代以后,這幫人有的成為一定級別的國家干部負責一定范圍的職責,有的在米鍋公開宣布脫D,左旳極左,右的極右?;斐尚』旎斓囊泊笥腥嗽?,擅長做多面人,人前說人話,人后說鬼話。在知青聯誼活動中“壞人變老”盡顯本色,附炎趨勢阿諛逢迎,咬耳朵傳閑話,甚至對別人的閑聊調侃逗趣的話偷偷錄音,到哪都令人避之不迭。

    就像在紅衛兵年代風云一時,下鄉先進有去大寨學習的經歷,喊口號扎根的,普通人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





TOP
發新話題 回復該主題

代孕|捐卵|代孕|代孕網|代孕|北京代孕|代孕網|代孕|代孕網|武漢代孕|代孕|武漢代孕|代孕||深圳代孕|代孕| 捐卵|武漢代孕|武漢代孕|武漢代孕| 武漢代孕|代孕網 |武漢代孕 |代孕|| 廣州代孕 |捐卵|上海代孕|武漢代孕|代孕|代孕網|武漢代孕 | 捐卵|代孕|代孕

日本日本熟妇中文在线视频_日本熟妇高清无码视频_日本美熟妇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