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發新話題 回復該主題

知青書籍怎么沒有知青讀者? [復制鏈接]

1#
   看到一篇有點意思的文章

   在《征集交流知青圖書信息》微信群里我看到了陸亞平教授的話:“正式出版的知青書籍,除了作者和編輯,真正閱讀的知青讀者少之又少,更別說非知青讀者了?!?p align="left">陸教授的話值得我們思考:現在還有多少有著知青符號的人在讀知青書籍?再引申一步:現在還有多少人在讀書?

對了,現在人人都是一部手機全知天下大事。至于獲取的信息對不對、準不準,管它呢!這個年頭還看書?呵呵,手機上的信息都來不及看了。

回頭說說有著知青符號的這代人。自從1966年開始以后,大多數人就此再也沒有進學校讀書。上山下鄉,回城后再就業,接下來遭遇下崗待業等等。如今呢,都已經開始朝人生的終點站奔去。黨史上記載的這代人的數字是1600萬人。在這個龐大的群體里真正的讀書人少的可伶啊。所以,陸教授的話是有根據的。我贊同!

陸亞平教授與朱盛鐳先生編輯的《中國知青圖書要目》一書收錄了自有上山下鄉運動以來,有關知青符號的人所經歷的書刊目錄。這是一本工具書,能夠查閱到有關話題的書目。說老實話,其中大部分的作品我沒有閱讀過。多年來我對于知青話題的“喋喋不休”,閱讀了一些知青的書刊,只能說是大海中的一滴。因為自己有過知青上山下鄉的經歷,所以對這個話題一直感興趣,有話要說。例如最近知青朋友寄給我幾本書,我寫了讀后感。有《致草原》、《足跡》、《小鎮知青》、《水流心猶在》等。寫點文字是自己多年文字工作養成的一個習慣而已。至今還在嘮嘮叨叨,只是為了防止患上老年癡呆癥!哈哈。

陸教授說得很對,現在有著知青符號的人大部分不會讀知青的書籍。我感到這個現象既有歷史原因造成的文化因素,也有這代人年齡大了老眼昏花的原因。還有朋友告訴我,不想再提及人生路上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我想,這也是一個原因吧。另外不可忽視的是現在輿論大背景,這些話題有了兩個字:敏感。如知青題材的書,出版很難。

我的孩子們經常對我說:你怎么老說知青話題?都老皇歷了,誰還愛聽愛看?

我說,這是歷史呀!

孩子們說:還有多少人再關心你們的上山下鄉歷史???我們可不愿意像你們那樣上山下鄉,太可怕了。

我說,所以要記住這段歷史啊,分析原因,尋找根源,避免悲劇性的歷史重演,警惕有人刻意開倒車!

所以,不要說有著知青符號的人大多數不愿意再讀知青書籍了。試問一下,在如今浮躁的語境里還有多少人能夠靜下心了讀書?大城市里書店越開越漂亮了,還有美味的咖啡呢,但是真正有價值的書似乎不多了,值得收藏的書不多,令人記住的書更少!

看了陸教授的這番話,我有點醒悟。連我們這些有著知青符號的大多數人都不看自己的書了,我還瞎起勁干啥?難怪那些左的可愛的人給了我一個雅號“余家鋪子”。他(她)們厭煩我“喋喋不休、嘮嘮叨叨、念念不忘?!?/p>

可惜啊,對于一不會打麻將、二不會唱歌跳舞的我,唯一的愛好就是碼碼字讀讀書。我堅守的底線是:牢記,但絕不歌頌!




發布于昨天 20:05


最后編輯家駒 最后編輯于 2020-08-01 22:02:23
分享 轉發
TOP
2#

   我有感而發的實事求是的談了自己的看法(當然文責自負):

   你發現沒有?知青歲月書籍的知青讀者很少,你分析得非??陀^。我還有一個看法,已經很長時間美國對中國極其囂張的劍拔弩張,中國人是絕不會屈膝投降的。但是這一時期的知青網站、報刊、雜志、書籍,幾乎沒有涉及這一話題,這還情有可原,任何人都有不想談國事的權利。但是令人不可容忍的是,你們這個知青圈里的幾個知青活動積極分子,利用網絡大肆攻擊中國、肉麻吹捧美國的文章倒是層出不窮。從中美貿易戰開始,就是中國樣樣錯、美國樣樣對,再看看那些朋友圈、微信群里的中國人(不是美國人)、那些知青寫的東西,想想這幾個人實在可笑。我一直認為中國人可以批評甚至責罵自己的國家,這不僅僅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而且打是親、罵是愛,當然前提是希望自己的國家能夠早日國富民強。
   中國人也是可以宣傳以至贊揚美國,目的應該是希望中國學習世界的先進科學技術。但是我所指的幾個知青朋友不是這么做的,現在美國疫情已經一塌糊涂了,中國疫情基本可控,他們居然在兩國疫情上大貶中國、大褒美國,真是莫名其妙。
最后編輯家駒 最后編輯于 2020-08-01 23:30:56
TOP
3#

。
  所謂知青讀物,多數“知青”不讀這句話,首先“知青”二字劃分了相關讀物的局限,它自動的把一代人的歷史和閱歷從整體社會成員中摘除出來,這就不能怨社會邊緣化“知青話題”,相對而言,由過知青經歷的人是否自動的不自覺的把自己區別與民眾,自我固化社會成員標簽,這是需要冷靜思考的。我曾經撰寫知青雜志卷首語中提到,從大返城以后,尤其進入改開時期,嚴格意義上講,中國已經沒有知青,有過這段經歷的人群已經融入整體社會、各自重塑社會形態中的形象身份,知青的歷史使命已經結束。
  經歷過上山下鄉歷史的人們,不讀“知青讀物”,樓上稼駒談到這群人多數文化基礎問題,還有就是往事不堪回首的心理。即便是很多年以后,從2000年上中葉興起的所謂后知青聯誼活動,相對1700萬或者2000萬來說,拿整個上海來說,浮出水面活躍的人群也不足萬數,全國有沒有10萬在線上線下互動,都可質疑。
  上?;竞笾嗦撜x的雜志,每本每期(季刊)的印數僅僅兩千冊,這個印數已經充分說明知青讀物的受閱和發散,有點慘淡。
  結束了的歷史和曾經的使命,還有悔否之爭,就同現在對文革的反思和左右之爭,多數人不待見。有的論見認為,上山下鄉是文革的一部分,談文革都早已波瀾不驚,何況也已半個多世紀沉埋的知青呢?同樣是,本人欲說還休,社會淡于邊緣,國家因敏感而控制。
  怎么指望冷落入泥的花朵還有多少人掘冢復賞?
  說起知青讀物,從上山下鄉啟動的那一刻,就已經開始動筆,上海有過上海人民出版社的《上山下鄉知青創作叢書》,一直到現如今社會層面到非正式公開出版的私印刊本,文山書海,已經寫濫了卻又怎么也寫不到正點,就像被蚊子叮癢,卻抓不得撓不得,不痛不癢不煞根的文字,能指望有圈內圈外幾個人來讀?




.

TOP
4#

   此外作者是公開發在自己朋友圈以及數個以“知青”冠名的微信群里,我的看法僅僅發在其中一個有幾個志同道合的微信群里,也算公開的。
   現在純粹是我自己的想法:我確實一點不做作的厭惡那些辱罵中國并且在同一件事情上惡捧美國的中國人,這里的中國人與是否是知青無關。我們一直說,祖國就是母親,我舉一個稍微極端的例子:父親早死,母親為了養大幼兒,無奈到青樓用身體換錢。兒子長大了,在大街上拼命辱罵母親~不要臉,這樣的兒子是人嗎?
   還有,我知道美國可以讓居留美國的外國人到軍隊服兵役,服完兵役就比較容易獲得美國綠卡,如果遇到戰爭并且作戰勇敢,還可以獲得美國國籍。我在想,如果美國真的與我們兵戎相見,那些個號稱八國聯軍里面只有美國是來救中國的中國人,真的會把自己已經在美國打拼的兒子女兒送進軍隊服兵役,因為戰爭年代見效快。
最后編輯家駒 最后編輯于 2020-08-01 23:28:30
TOP
5#

是有些人想流芳吧。帶著批判性的眼光落筆寫回憶錄,這些文字總不比當時。
TOP
6#


  一味的叫苦,一味的高調歌頌,都不足取??陀^的、符合歷史背景和教育的一以貫之,個人認為相對客觀。一個國家,尤其是經歷了幾千年戰亂、百廢待興的新生代國家,需要合力建設無需置疑,國家治理和建設對新生執掌權力的政府從外行起步,有摸著石頭過河的歷史過程,錯誤難免,成就建立在不斷錯誤與不斷認知錯誤和糾正、起起伏伏的過程里,無法以一蔽百。
  前一段時間,看《三八線》和《金剛川》,抗美援朝時中國人民志愿軍赴朝對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作戰,以最劣等的物資和武裝條件對先進的武裝到牙齒的聯合國軍戰斗,血與肉的拼殺和犧牲。極端氣溫下埋伏,美軍在逃跑路上發現一個連的志愿軍,如果他們都或者,潰退的美軍會遭到無以倫比的英勇阻擊。但是,設伏的志愿軍已經全部凍死在伏擊點,身姿保持著戰斗的形態。
  中國人戰勝一切困難的堅毅精神,到了知青這一代,不會都是祥林嫂一樣喋喋一輩子的怨婦,當然,反思歷史起伏,也不再會是永遠高調的極端歌頌者。知青多數文化不高,但是也不會愚昧蠢笨。他們的一生同樣具有中國人戰勝艱難困苦的精神和毅力,同樣具有為有犧牲多壯志的骨氣,知青是中國現代社會不可或缺的的建設者。
  就像出發的火車站,有哭泣,有口號,也有談笑和緘默,知青不是同一種人,知青文化也應該是多元表現。
  尊重歷史,實事求是,真正寫好知青豐富、豐厚的歷史,才會有真正的讀者流量。





TOP
7#

    知青讀書,這個話題有意思,聊幾句。

    先要正名,不然聊不到一塊兒去。

    什么是知青?這個詞沒多大分歧,現實生活中已經沒有知青了,所謂的知青實際上是指曾經有過知青經歷的人。

    什么是讀書?讀書這個詞的詞意很靈活,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范圍去使用這個詞。討論或聊天時,如果不作一些界定,很有可能出現兩個人說的讀書完全不是一個意思。

    讀書有兩個方面的意思:一個是指上學校,比如:該讀書的時候不讓讀,全都下鄉當了農民。還有一方面的意思是指閱讀書籍。這個帖子說的知青讀書應該是閱讀書籍這個意思。

    那么,閱讀書籍中的書籍指的是什么?白紙印上黑字裝訂成冊叫書籍,一直以來都是這個意思。

    問題來了,現在出現了電子書籍。這電子書可是個好東西,比如好多肉眼難以觀察到的東西用動畫一模擬,讓人看得一清二楚。那電子書算不算書?

    如果算的話,那么閱讀電子書籍必須借助于電子設備,如電腦、手機等具有屏幕顯示功能的電子設備。接下來的問題就是用手機看了一篇文章算不算讀書?

    還有一個問題,盲人沒有視覺,他們學習知識主要靠聽覺,那么,用耳朵聽算不算讀書?

    提了這些問題以后,看看詞語解釋。找了一個百度百科的說法:“讀書是指獲取他人已預備好的符號、文字并加以辨認、理解、分析的過程,有時還伴隨著朗讀、鑒賞、記憶等行為。這些符號最常見的是語言文字,其他還有音符、密碼、圖表等也在此列;一般獲取過程是用眼睛觀看,也包括盲人用觸覺來識別凸字等其他獲取方式?!?/font>

    最后,我想說的是:如果我們把知青讀書當中的“書”這個詞僅僅局限于紙質書籍的話,看來知青讀書的現狀確實不那么樂觀,只是不清楚到底是知青不樂觀,還是知青的紙質書籍不樂觀,或許是兩者兼而有之。

TOP
8#

    再聊幾句知青讀書。

    大家都知道文盲,可大家是不是聽說過“功能性文盲”?功能性文盲是上世紀六十年代提出的。后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義了文盲標準,分為三類:第一類是指不能讀書寫字的人,這是傳統意義上的文盲;第二類是指不能識別現代信息符號、圖表的人;第三類是不能應用計算機進行信息交流和管理,無法利用現代生活設施的人。后兩類被認為是功能性文盲,他們雖然受過教育,但在現代科技常識方面,卻像文盲一樣,在現代信息社會生活中存在相當的困難。

    按照這樣一個定義,如果一個大學教師至今還不會使用電腦,那他就是一個功能性文盲。而且從發展角度看,隨著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現代生活設施”不斷豐富、更新和提高,如果我們不能及時學會利用這些現代生活設施,那么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一個功能性文盲。

    回到知青讀書這個話題?,F在的互聯網技術已經深深地進入到我們的生活之中,由此帶來了閱讀方式的極大變化,我們已經從傳統的紙質閱讀進入到了電子閱讀的時代,一味排斥紙質書籍之外的閱讀將很有可能成為一個功能性文盲。在這樣一種背景下討論知青讀書,不能僅僅局限在紙質書籍的閱讀,理應包括知青的電子閱讀。



    看看一些電子閱讀數據,有個微信公眾號“上海知青網”上復旦葛劍雄教授談知青有悔無悔一文的閱讀量1.7+;有篇寫李慶霖告御狀的文章閱讀量2.1+。從公眾號名稱看,其讀者估計大多是上海地區的知青。全國影響較大的通用信息平臺,如“今日頭條”,正巧看到一家用戶上面最近的兩篇有關知青文章,題目都是一種格式“知青往事:……”閱讀量分別是16+11+。這些數據背后的讀者不全是知青,但根據這些文章的知青符號這一特點看,讀者中的知青估計不在少數。

    對于這些閱讀量數據,不知諸位怎么看?我的看法是:一、知青讀者依然不在少數;二、知青題材中的好文章依然有人看。

最后編輯方方土 最后編輯于 2021-01-08 16:51:15
TOP
發新話題 回復該主題

代孕|捐卵|代孕|代孕網|代孕|北京代孕|代孕網|代孕|代孕網|武漢代孕|代孕|武漢代孕|代孕||深圳代孕|代孕| 捐卵|武漢代孕|武漢代孕|武漢代孕| 武漢代孕|代孕網 |武漢代孕 |代孕|| 廣州代孕 |捐卵|上海代孕|武漢代孕|代孕|代孕網|武漢代孕 | 捐卵|代孕|代孕

日本日本熟妇中文在线视频_日本熟妇高清无码视频_日本美熟妇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