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發新話題 回復該主題

兩朵冰凌花1、2、3、4 [復制鏈接]

1#
銀光圖片

                                 兩朵冰凌花

                      

    

       (一)酒勁嚇醒的地方

     五月的小興安嶺林北麓,滿山的冰雪已經融化,森林開始泛綠,粉紅的韃子香星星點點的開滿了山坡。還不到早晨4點,天已經大亮了,我站立在下榻的巔峰賓館窗前,遠眺著闊別了22年的山嶺。曾經的父老兄弟和各部門的領導同事給予我的幫助,總是在我的腦海里,血管里循環。

爺們,我回來了,這就去看望你們!穿上一件外衣走出了賓館。

     巔峰的小鎮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原來的板夾泥民房和紅磚瓦房都被多層樓房替代。就是再怎么變化,我還能記起上墳的路。三十多年前的夜晚我醉酒后就是沿著這條路走進墳地的。

那天,我師傅家殺年豬,按照那里的習慣請朋友喝酒吃肉。我由于開會晚到了半個來小時,師兄弟已經是酒過三循,菜過五味,是拼酒的高潮階段??次襾砹?,主桌讓出一個席位,那個小師弟只好去女桌(話務員)。按那里的規矩,晚到的先罰酒三杯,(9錢一杯)三杯白酒進肚,頓感熱量涌向全身。脫掉外衣,擼起袖子說道:今天是裁縫丟了剪刀,只剩下尺(吃),誰談工作罰酒三杯。話音剛落,一個話務員站起來說:先敬新酒長一杯。我二話不說就干了,又站起來一個話務員也要跟我碰杯,我說車輪戰不行。那好,你選一個漂亮的我說不客氣就選你了。于是,她上了我們男桌。呵!她還真能喝船到貨也到你干了,她決不剩下。有兩個伙計不行了,到外面去打開碗架門了,自稱不是裝酒的家什。再看那些話務員個個精神抖擻,一張張臉上都飛來了難得的紅潤,比化妝漂亮多了。指著幾個電工說,再干2個怎么樣,看看你們平時個個都像偉哥現在怎么都熊了,起來,姑奶奶陪你再喝2杯。這時二師兄手扶住桌子,歪歪斜斜地站起來說道:“這年頭真是牛駕轅,馬拉套,老娘們趕車瞎胡鬧,三天不打,還上房揭瓦呀,反了你們了?!蹦闷鹁票屯炖锏?。
        我看這酒已經喝好了,再喝真的要胡鬧了。于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大聲說道,明天還要上班呢,散朝!我把他們都勸回了家。
        我剛出院門,突然停電,伸手不見五指。我家距離師傅家不遠,約1.5公里。走著,走著,怎么就走不到家呢?疑慮重重!
       于是,想抽一支香煙來提提精神。但是,當我劃著火柴點煙時,嚇了我一大跳,驚出了一身冷汗,酒勁也被嚇醒了。我怎么走進了墳地!而且,在一個新葬的墳墓前面,墓碑上寫著王某某之墓。我與他是忘年之交,他的逝世我怎么一點都不知道呢?連忙跪倒叩頭說道,爺們,您老讓我回家,明天我來給您上墳,您的心愿我會給您辦好的。

最后編輯野夫 最后編輯于 2018-01-19 11:51:26
分享 轉發
TOP
2#

(二)忘年之交


     我與老王頭同住在一個大工棚里,這個大工棚是多功能的。南北兩鋪大炕,能睡五十來號人。既是宿舍,又是會議室,還是上班的集中點。老王頭是這個大工棚里資格最老的跑腿(單身)進門的第一個鋪位就是他的,他采用了兩只大箱子擋住了進門就能看到他鋪位的視線。旁邊燒火墻的爐子就成了他炒菜做飯的鍋臺,除了這口小鍋放在箱蓋上以外,所有的油鹽醬醋,鍋蓋瓢盆碗筷全部放在箱子里面。每次使用完以后洗凈了放進箱子再用鎖鎖好,一日三餐,餐餐如此。


     由于他每晚都喝的醉醺醺,而且酒后無德,牢騷滿腹??吹搅镯毰鸟R和不順眼的人開口就罵。所以,三天不挨打五天早早的。奇怪的是他挨打從來不還手,還說打得好,打得好。為此,沒有人喜歡挨著他休息和睡覺。我當時還是一個可以改造好的子女,在工棚的鋪位緊張的情況下就自愿在他的右邊鋪位安營扎寨。
     由于我喜歡看書寫字,很不方便,老王頭不知從那里給我要來一只炕桌,但我那時還不習慣盤腿讀書寫字,常常坐在枕頭上寫字,躺在鋪位上看書。有時還坐在自己的行李上依著窗臺寫字。他又給我加高了炕桌并又做了一只小板凳給我。
有一天,一個抗日時期參軍的老干部(是某局的主要領導)來看望他以后,我的住宿突然被安排到團支部的辦公室。主任告訴我,是老王頭領導要求的。
  
     我很感激他,還特意到鎮上買了2瓶酒送給他,他邀請我跟他一起喝酒。那時我雖然還不那么會喝酒,但我知道他幫了我的一個大忙,我應當先敬他一杯,表示感謝。我舉起酒杯爺們,謝謝您!一飲而干,他也站起來一口干了。大孫,你人很爽氣,謝什么,你早晚要到那里當書記的,老章比我小2歲,打小鬼子的時候我倆都在偵查連,我當連長的時候,他剛當兵。他媽的,這點小事他不給辦我揍他。他說話開始跑板變調了,我緊忙把話題拉過來說道:爺們,講講您偵查連的故事沒想到他給我說了一口流利的日本話,我只聽懂了,大連、青島這兩個地名。于是,我用日本中國話說:你的,在大連,青島的偵查皇軍的軍事秘密,八路的干活。說得他哈哈大笑,笑得多么燦爛。

     我自從搬進團支部辦公室以后,代知青同學寫信、寫檢查、寫情書的業務不斷的增加,工友們也另眼看我,議論我要提拔當干部了,我也有點神抖抖地。因為我對老王頭十分尊重,他酒醉后罵人,給別人起綽號挨打的事也少了許多。只要我在,他也幾乎不醉。
有一次,我倆一邊喝酒一邊聊天,他說:在嘉蔭抗洪期間我為什么要給魯某某取綽號叫小蘆花,給李某某取綽號叫花鼻梁。我說:蘆花,是雞的一個品種,我小時候見過這種雞,很好看又不普通,魯和蘆諧音,小蘆花就是小公雞,想打鳴還打不出鳴的時候,但是他已經是50多歲的小老頭了在年齡上有點不合適。那個李某某喜歡溜須拍馬,看到領導干部就點頭哈腰的,很像漢奸。
        “你還記得我們到江邊去抗洪的時候那小子看見一群雞的時候怎么說地?
        “哦,他看見一只蘆花公雞帶領五、六只母雞在尋食,公雞一旦找到食物,就咯咯一叫,喂給一只母雞吃,再繼續找食,找到食,再咯咯一叫喂給另一只母雞吃。他看見這種情景時說,一只公雞都能找五、六個老婆還不打架,我只找了一個老婆還總吵架,太不公平了。說得很幽默呀!而您說得更幽默,因為你還是小蘆花,想打鳴還打不出,等到你會打鳴了也能找五、六個老婆不會吵架。
          “大孫啊,你的記性真好,問題說得很清楚。但是,不要向這2個人學習,與自己老婆吵架的男人不叫能耐,看到領導干部點頭哈腰的男人被人看不起,做男人要多讀點書。說著他從箱子里拿出一本書,又說:這是一個美國中央情報局退役的間諜寫的回憶錄,你好好地讀一遍,我們再聊聊,喝酒,喝酒。
         這本書很薄,書名叫《斗智》1958年內部發行的讀物。我一晚上就讀完了,心想他在1958年還是領導干部,而且是處級以上的領導干部。為什么現在連黨員干部都不是,他是否也是被打到的當權派?但他沒有被監督勞動?還敢天天喝得醉醺醺?箱子里還會有這種書?還敢借給我看?而且章局長也沒有被打到呀?他終究犯了什么錯誤?
     當我第二天還給他書的時候,他愣了一下說:不看了?我說:看完了”“那我晚上要問問你”
          晚上我告訴他:這本書主要講了2個內容,第一,他在二戰前的歐洲,收集公開的軍事信息和各種武器圖片,整理,歸類,把武器的口徑射程記錄得十分詳細;第二,美國情報機構破譯日本軍事密碼,成功擊落了日本海軍司令山本將軍的座機經過,時間精確到拿最后的一角錢打賭。告訴我們要時刻注意自己左右上下的位子,不斷地調整自己到最佳位子,觀察到自己遠處的天上地下東西方向的變化,突出了仔細觀察和記錄的成功。

     他拍拍我的肩膀說:好小伙。在他酒喝得開心的時候還會教我格斗,但他一直不肯告訴我他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時期的使命和光輝業績,也不肯告訴我他的任何一個經歷。

     我與老王頭相處了3年多,成了忘年之交。我們聊得最多的是陣地戰中的自己位子,沖鋒時的曲線,射擊和拼刀的技巧,格斗的技巧,他經常拿小鬼子作為對象,那些動作都是置人于死地的。你不殺死他,他非殺死你,你死我活是他的常用語。偵查與反偵查、審訊與反審訊,尤其是觀察人與事件的幾個角度,用邏輯分析(推理)都有獨到之處,我尤為深刻的是他能把為什么,解釋的淋漓盡致,我得益匪淺。
     他曾經問我,你們到衛國戰爭的戰場好呢,還是上山下鄉好?我說,保衛祖國和建設祖國都是我們這人的責任。他說,所以你們穿著軍便裝來的,戰爭是人民的血海,付出的老(成)本太高,你們上山下鄉都成了有文化的兵,那一茬就是幾百萬啊,看看那一個帝國主義敢侵略我們。他給我講起了《孫子兵法》的屈人之兵孫子曰: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不戰,指的是軍事斗爭的不戰,不戰而屈人之兵是以心理學上的威懾,使敵人在心理上產生畏懼作為基礎的,也是以優勢的實力和充分的迎戰準備作為全勝的物質基礎。善之善者也”“你們如果生長在秦始皇時代是否會去修筑長城,生長在隋煬帝時代是否會去挖大運河,生長在抗日戰爭時期你們一定會去抗日。保衛祖國,建設祖國,抵御侵略是你們熱血青年的使命!
          在文學方面他給我聊的最多的是屈原的詩賦《楚辭》的《離騷》《九歌》,我那時里知道這些文化和戰略知識。只能分辨優秀男人女人和敗類男人女人,背誦幾首《革命烈士詩抄》而已??梢哉f,他是一個愛憎分明的人。

         19755月我含冤逝世的父母得到平反,我的工作調動了,離開了原單位。但也隔三差五的去看望他,他總是喝的很醉。有一次,一個知青同學打電話告訴我,他醉后又挨打了,而且被打傷的很嚴重,我立即開車到他那里指責了那些工友,還扇了那個兇手一個嘴巴,怦怦不平,并揚言,再讓我知道你們打他非抓人不可。(因為我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上海娃了)他卻搖搖手說:不可,不可呀,大孫,不能抓人啊,他們打我一頓我舒服一點”“您這是何苦呢我被徹底的搞糊涂了!

     不久,他單位分給他一套住房,別人也不會到他家里去打他,我也隔一、二、個月才去看望他一次,尤其是我結婚以后,就更少去了,他退休以后也沒有回到他的家鄉去,最終也謝世在這套房子里。
     當我不知不覺地走到他的墓前,他的音容笑貌一幕幕地在我的腦海里出現,我止不住悲痛的眼淚。我要到他單位去了解他的死因。
     他單位領導告訴我,他什么時候去世,都不清楚,發現幾天沒有看見他,才到他家去,才知道他已經去世。由于尸體已經開始發酵,他又是一個老跑腿(老光棍)也沒有什么家屬,入土為安,匆忙的做了口棺材,前天出殯。
     我和他單位的領導一起到他家里,我想了解一下他的死因。

     我在他家里看到他所有的生活用品器具都放得整整齊齊,我晃了晃他習慣裝酒的軍用背壺里卻沒有一滴酒,頓感到一陣心酸,他生前醉酒后罵人挨打的悲傷,又使我溢出新的眼淚。

     當我看見炕洞前有一堆紙灰,立即緊張了起來。他手里是否拿了什么我問。聽說他死前手心里捏緊了一張報子”“隨他一起入殯了嗎我問。沒有”“扔哪了,快找給我。
     當我打開這張報子一看,上面寫滿了一個女人的姓名和地址。

最后編輯野夫 最后編輯于 2018-01-18 13:58:36
TOP
3#

() 情為何物

       “你們通知了這個女人沒有,她來了嗎,她可能是老王頭唯一的親人,死前還想到她來處理喪事的一種愿望。我有點急躁,一連兩問和一個判斷,都是天下人都知道的問題。


他單位的主任對我說:我們按照地址發去了電報,郵電局卻把電報退了回來,原因是沒有這個地址,無法投送。公安局的同志也來看過現場,拍了好幾張照片?,F場很像自殺,但沒有找到的自殺的工具和藥物,尸體也不具備中毒身亡的現象,于是,判斷是突發性疾病死亡。


我沉思著:老王頭知道自己的死期,是有準備的,按他的水平……早就是一個置生死于外之人,他根本就不怕死,自殺對他來說不留下任何跡象也太容易了。那么,他為什么要寫下地址和姓名,卻又查無地址和人名呢。我預感到這才是他希望我去辦的事,而且,這件事他自己是無法辦到的。

突然有人說:倒于蘭桂下,死了也風流,死前還在想一個女人,想要人家跟他一起去呀。
       “別胡說!我大聲吆喝。接著又說或許是他母親的娘家人。老王頭不是那種尋花問柳,花里胡騷的男人,我們應該通知她去世的消息才對,這件事由我去辦。你們可不能瞎猜呀,人都去世了,恩恩怨怨都了結了,不能再胡嘞嘞。

我回到辦公室,仔細地研究這半張報紙,日期是今年春節前,在日期的后面寫著這個女人的名字、地址,寫得很認真,往下是清一色的格式:名字、地址,名字,地址……字跡好像越寫越快,也越寫越大,到最后兩行又慢了下來,認真了一些。字是用鋼筆寫的,藍黑墨跡。我與他交往這么多年的時間,還沒有看到他寫字的時候。

不管怎么說,先要找到那個女人,告訴她老王頭已經去世的消息。再問她與老王頭的關系也不遲。

我按照地址來到遼東半島某市,好不容易打聽到比較正確的位子,卻沒有叫這個姓名的人。我那時已經不是第一次外調,掌握一點外調的經驗,又到派出所求助。那時,只要有介紹信和工作證都是熱情接待的。派出所的同志查閱了一陣,肯定地說沒有,連同姓同名的人也沒有。我問了一下這個地方的歷史沿革和變遷,也于這個地址毫無瓜葛。他們只簡單地介紹了解放前后的一些情況。

線索中斷了,我十分迷茫,感到肚子很餓。垂頭喪氣地走進一家離火車站很近的海鮮館記得點了一盤清炒蝦仁38角,醬爆腰花24角,半斤白酒才8角。就喝了起來,雖然寡酒難進,還是猛喝了一口。嫌筷子叨蝦仁不過癮,就拿調羹舀了一勺送進嘴里。嚼著略有彈性的蝦仁突然想到,回去找他的朋友老章呀,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想到這里我端起了盆子大口快吃!

到火車站買了回程的車票,一看手表還可以到老虎灘去溜達溜達。

我在大連到佳木斯的火車上非常幸運的申請到一張上鋪的臥鋪。我閉上眼睛,隨著火車與軌道摩擦的節奏聲沉思著:按照常理他這么捏著一張寫著人名與地址的報紙,是要求我們通知他這個唯一的信得過的親人,已經謝世的消息,來奔喪,來收拾遺物遺產。如果是想念中的親人,不要她來,就不會寫地址,那地址為什么要虛擬呢?再說,寫下一條就可以了,為什么要寫下這么多條呢?

另有隱情!男人稱呼女人,不帶姓,女兒、妻子?妻子不對!我叫老婆從來就是連姓帶名的,我又回顧一下別的男人基本上也都這么叫自己的老婆。寫信,只有寫信的稱呼不帶姓。寫信封是先寫地址,再寫人名與先寫姓名再寫地址的格式不對。如果是通知娘家親戚,應該先寫地址再寫人名一條即可??梢耘懦锛矣H戚。剩下的只有情人?念念不忘的情人!

我從包里又拿出這張報子,思想轉移到他情人的角度重新分析:他抗日戰爭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偵察連長,解放戰爭時期應該是一個營級以上干部,大尉甚至校級軍官,結婚可能,情人不可能。難道是抗戰時期或者解放戰爭時期養傷或者躲避追捕的救命恩人?死前也要最后一次謝恩,但是,應該寫上一句謝恩的詞語?嘿!想這些干什么,明天見到老章不就全清楚了,睡覺!

我閉上眼睛,在情人和恩人中睡著了。


第二天傍晚,我到了林都,從朋友那里打聽到老章的地址。買了4斤糖,4瓶酒,4包點心,4只水果罐頭。拿著我理解的四合禮,來到老章的家里。他不太怎么認識我了,我說明來意,他馬上就想起來是大孫,上海人,怎么沒有返城?
      “就地取材,已經結婚了,回不去了。
      “好呀,你小子結婚也不請我喝酒。

      “今天我不就來給您補上了嗎。
      “老伴,沏茶,上??腿藖砹???熳?。說著從炕上拿來煙盒又說:卷一顆,是亞布力的,你小子在干什么工作。

我給他報告了我的生活和工作的一系列情況。
      “你小子進步不小啊,老王沒有看錯你

我說:看到您很健康,還像以前那樣,我很高興,離休以來,在忙什么呢

      “天天和那幫老混蛋下棋扯淡。

      “老王頭就沒有您這么幸福,他已經去世了。我這次來主要想了解老王頭的一些情況,他去世的時候手里捏緊這半張報紙。我根據他寫的地址,卻找不到這個人,沒有辦法通知他唯一的親人。他活著的時候對我很好,教會了我很多本領,我卻連這點小事都沒有辦成,心里很不是知味。說完把拿半張報紙遞給他看。

他一看,就放下報紙略有忿怒的說道:癡心不改,被情所困,連死前都在想這個女人。他為了這個女人被坐牢、還差一點被槍斃呢。要不是老首長說他軍功卓著,不能草率定性。又說剛解放,肅清敵特分子還需要他,要不他早就不存在了。說完,又長長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那地址怎么又沒有那個女人蹤影呢?我急于想知道答案,追問。
       “那地方是他們幽會的地方,也是他被捕的地方,死前還想著那個地方真是把浪漫進行到底了。

我看到老章在激動中緩和了下來,我可以乘機知道這個女人的魅力。我問道:看來他們倆都是文化人,才懂得浪漫?
      “老頭,快放桌子,邊喝邊聊他老伴端著菜過來說道。

      “大嬸啊,一起吃吧,別再整菜了,您老伺候我,不應該的。說著,我去廚房做菜了。

老章特意多拿了一雙碗筷放在桌上,他也在紀念他的這位戰友!

      “老伙計,干一杯我看出了老章的一陣心酸,眼眶已經濕潤。
      “大孫呀,干了,我告訴你。

      “謝謝爺們!我一干而盡。


老章告訴我:他倆都是有錢人家的孩子,抗日戰爭以前,父母都把他們送去日本留學,在學校他們對上了象,抗戰爆發以后,日本鬼子的炮火摧毀了老王的家園,殺害了他的父母兄弟,十幾口人一個也沒有剩下。是他這個女同學告訴了他家被滅門之災的消息,勸他不要回國。他卻毅然離開了他的戀人,就是他寫在報紙上的那個女人?;氐搅俗鎳?,參加了八路軍。由于他精通日語和他的日本同學關系,被送到延安訓練。后被派到敵后戰場工作,主要活動于沈陽、大連、青島、上海等地。用現在的話說,就是中共特工??谷諔馉巹倮院笏丶亦l祭奠父母,順便也到那個女人的家打聽她的消息,知道了她逃婚而離家出走。

他憑她的社會關系和自己的能力還真找到了她,他向組織上提出了結婚的要求,組織上介于她的家庭成份和他的工作性質,沒有批準。也終止了他的敵后工作,調回部隊并隨部隊南下,我那時在他的特務營當班長。我們這支部隊專打穿插和突然襲擊敵方的重要軍事目標和指揮部,頻頻得手,總部首長非常器重他。

全國解放后,他要求回家鄉工作,跟組織上死磨硬泡了半年多,組織上同意了,已經是1953年的夏天。他還沒有來得及到地方報到,就來到大連,找到了那個女人,那時正是抗美援朝后期,反特斗爭仍然十分嚴肅。一個軍人跟一個當漢奸的女兒住在一起姘居,事必引起反特機關的注意,而被捕審查。他不服,不斷的升級審查,羈押地也保密了,我們部隊的首長得知以后發話立(力)保。但是對方部隊和當地公安提出,曾經沒有批準他與她婚姻的事實是介于他的工作性質決定的,他知道的機密是不能泄密的。這個案子的調查也沒有新的發展,卻強調了組織紀律,不好放人的理由是很多的。案子就擱起來了。

他就象一株被人拔起來扔在地上的葵花,空有一顆向日之心。我深深的為他惋惜。
       1958年,國防比較穩定。首長想起了他,為了他的案子,叫我從部隊轉業到地方。到某局任公安局長期間,受首長的委托,過問此案??梢杂山M織介紹結婚和工作,但不能與這個女人結婚,理由是這個女人的政審不合格。他說不會與其他女人結婚的,我只好讓他遠離這個女人。把他帶到深山老林里來工作,只保留了他科級干部的工資待遇。一個這么優秀的偵察員,一個戰斗英雄,難道就被這么一個女人征服了,成了她俘虜兵。這情為何物?不可理解呀!
幾年前,他跟我說過,他有個女兒,還從他的內衣胸前的口袋里拿照片給我看了。但由于他的問題,不想連累她們,父女始終沒有相認?,F在,老王已經去世,不用再保密了。這件事你到要告訴他的女兒,實事求是嘛,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好的,您有她們的地址嗎?

       “沒有。
       “那您有他過去的照片嗎

       “有,有。

我看完照片后說:借我幾張照片用用,讓他的女兒認識父親。

      “找不找得到他的女兒,照片都要還給我。

      “好的,照片我拿回去以后先到照相館或局里復制2套,然后交您小兒子捎給您。

回到家里,老婆告訴我二師兄調到郵電局去工作了。

       “哦,郵電局


我一拍大腿喊道:有門啦!
你干什么呀,干嘛這么激動夫人不解的問道。
他們在老王頭家只找到20多元錢,也沒有搜到銀行

折。他這么簡樸怎么能化掉的自己的工資呢?是否把錢寄給了他的女兒?郵電局一定有存根記錄的我非??隙ǖ淖匝宰哉Z。
       “喂,是李哥嗎。我馬上打電話給二師兄,并邀請他多帶幾個負責郵政的朋友來我家喝酒。
       “你在說什么呀,把我搞糊涂了
       “老婆,快多炒幾個菜,我給你講故事。
我們那個不到2萬人口的小鎮,抬頭不見低頭見,誰不認識誰呀!在郵政朋友的幫助下,我終于找到了她的準確地址。

人,要是順了,事,會教你怎么去做。


我非常順利的找到了那個女人所在地的派出所,經派出所的同志介紹,她已經患病去世1個多月了。退休前是某中學的語文教師,家庭成份地主,父母是日偽漢奸,19459月在逃亡途中擊斃。1955年帶女兒從大連來這里落戶,籍貫山東。沒有婚姻記錄和任何劣跡行為的記錄。

我在派出所同志的陪同下,在他女兒接班的學校,找到了他們的女兒,我對派出所的同志講,我想個別找她了解一些情況,您先回吧,謝謝您的幫助!


當我見到他的女兒的時候,我想起了一件往事:那是1977年的春節前,是我在培訓中的放假,20天的假期來不及回上海過年,就去看望老王頭,請他到招待所喝酒。他問起我訓練的科目,我一一的告訴他。他接著問我,你有對象沒有?我對他說,我正想與您聊聊這個問題。

       “我這次回來,就有好幾領導要給我介紹對象,而且都是其他領導的女兒。有個哥們對我說,你找誰好呀,找一個,得罪幾個,干脆他們的閨女誰都不找,一個也不得罪。就在我們聊天的時候,他家來了一個給我們炒菜的姑娘來伺候我們喝酒。


他乘著酒興問我:“這個姑娘怎么樣。我說不錯,她抄的菜味道很好。哥們等我回話呢。


他說道:我以前一直想在大連給你找一個對象,現在看來已經來不及了。你如果找一個領導的女兒,憑你的才能一定能一路凱歌,官運亨通,也不必怕得罪那個領導。如果你廣種薄收,挑挑揀揀的你就得罪了整個領導層面,他們會異口同聲的指責你,你也就不好做人了。我看,你來個快刀斬亂麻,跳出這個漩渦,當機立斷。


他要在大連給我找的對象,莫非就是她的女兒。


我沒有直截了當的告訴她,她生身父親已經去世的消息。我說,我這次來找您是了解我一個朋友,看看您是否認識他。她對我看看了說:我們好像那里見過的,一時我想不起來了

       “只要您到過你王伯伯單位就一定見過我的。我不敢說出我們曾經在一個桌上喝酒,差一點說漏了你的父親,我連忙拿出了6張照片對他說:你認識這個人嗎?”我也乘這個時候仔細地觀察她的表情和與老王頭相像的特征。

沒想到,她馬上就辨認了出來那是我的王伯伯,原來也是一個軍官,好威武的。

       “你從小就認識他的嗎?

       “不是的,1977年春節后母親帶我來你們林區才認識的,我們還在一個桌上吃飯呢。她想起來了,臉上飛來了紅潤。含有羞怯的對我說:他是我媽媽的老鄉和同學,他對我可好了。那年夏天就帶我乘坐長秀輪到你們上海去玩,還在上海給我買了好多漂亮的衣服。以后王伯伯年年暑假來我家,帶我和媽媽去青島,濟南、沈陽和北京玩。

她已經進入了美好的回憶,我卻一陣心酸,轉過身去。她問我你怎么了我告訴她,他已經去世了,他身前教會了我很多本領,我這次來,就是告訴您他已經去世的消息。


她不信我母親有病他就來了一直陪到我母親去世才走的,他身體這么好,怎么會去世呢?他患的什么???
        “突發性疾病猝死,他是你的生身父親。

她痛哭了起來。


她的哭聲引來了學校的領導,我對學校的領導們說:我是某某公安局的,經調查核實某某林業局的某某離休同志是她的生身父親,由于突發性疾病死亡我特地來通知她。說著,我又把6張照片給學校的領導過目。

        “象,象,很像她父親的。學校的領導和同事異口同聲。


她哭好大一會兒我對她說:今天下午,你有課嗎?學校領導對我說:不要緊,我們會安排別的老師代課的。你們只要告訴我們處理好喪事的回來日期就可以了。

        “那就謝謝你們學校了,過一會兒我與她安排一下日程后告訴你們。


我對她說我也想祭奠一下你的母親。她點頭同意了。

我也終于走近了老王頭一生愛戀的女人。

TOP
4#

四)冰凌花開



我仔細地端詳了她的遺像,大大的眼睛,滿頭的黑發,音容笑貌,沒有一點特別的芳容。



她,就是讓老王頭苦苦地堅守了一輩子,最后還為她殉情的女人嗎?與我想象中的娥眉帶秀,鳳眼含情,腰如弱柳,迎風面似嬌花拂水的窈窕美女,差距也太大了。我感到失望,默默地傻站在她的遺像前面問心:這到底是為了什么?



不!所有的遺像都是這么千篇一律,我應該要看到她更多的照片,尤其是年青時代的照片。



我環顧她們房間的四周,除了遺像外沒有第二個鏡框。一鋪北炕,一只炕桌,南窗下放著一只寫字臺一把椅子,靠墻放了一只書架,兩只箱子已經變成了靈臺,放了兩盆供果。箱面的花紋看得出是精心制作的黃波梨材種,我找到了與她聊天的切入點。

    “我猜得不錯,這對箱子一定是你父親做的。你們娘倆就一直住在這里嗎?

    “是的,1977年夏天是王伯伯送給我媽媽的,我媽媽非常喜歡箱面上的花紋,她天天用干手巾撫摸這對箱面上的花紋,有時候還看著它發呆。從打我記事起就一直住在這里,這里的鄰居對我們很好。

    “現在你爸爸媽媽都去世了,你自己有什么打算?你成家了沒有?她看了我一眼正好與我的眼光相碰立即紅滿了臉,害羞的低下頭去。



我立即錯開話題道:
我想帶你去林區見你的章叔叔,他是你父親的老戰友,鐵哥們,以前一直照顧你的父親。讓他給你安排工作,他的3個兒子都是處級干部,你也有3個哥們可以幫助你,找回你父親的離休待遇。比你……”沒等我說完她突然抱住了我哭道:大哥啊,你是大好人,我都聽你的。



我十分尷尬,又推她不得,順手拍了拍她的后背說:
大妹子,別哭了,把你父親的幾張照片放在你母親的相冊里吧。



她從箱子里找來了一本用一塊藍布包裹的影集交給我,我翻開影集驚呆了。里面都是她年青時代的照片和老王頭年輕時代的合影。她的美麗我只能借用馮夢龍在《警世通言》里對京娘的描寫
眉掃春山,眸橫秋水。含愁含恨,猶如西子捧心;欲泣欲啼,宛似楊妃剪發。琵琶聲不響,是個未出塞的明妃;胡笳調若成,分明強和番的蔡女。天生一種風流態,便是丹青畫不真。老王頭在異國他鄉碰上這樣一個絕世美女的老鄉也可謂《四喜》之一他鄉遇故知
多少山盟海誓,多少??菔癄€都在情理之中。


我納悶,難道他們女兒從來也沒有看過這本影集嗎!難道一個母親在死前也沒有告訴女兒的生身父親是誰!



讀完影集,面對著老王頭鐘愛一生的
夫人遺像,另有一首《四愁》油然而生寡婦攜兒泣,將軍被敵擒,失寵宮女面,落第舉人心。


在中國歷史上有的是為心愛的女人搏命和造反的故事,也有
山盟雖在,錦書難托的陸游,也有山伯英臺化蝶的神話!凄美的愛情故事只在小說里嗎?



老王頭在死前燒掉他心愛女人給他的書信,或者是老王頭幾十年來積攢的沒有寄出的
情書看上去多么像紅樓里的黛玉焚詩稿那么無可奈何花落去”“留得殘荷聽雨聲那么悲切切的小資情調他們的愛戀似乎都有點這樣的蹤影。



這些愛情故事雖然深入人心,但我不想把老王頭與他們相比擬。因為老王頭是一個有文化的堅強的戰士,他在死前一定想到了他最美好的時光!他是在美妙的夢幻中抱著的他一生愛戀的人走地。



他要帶著那些書信,到他們第一次相愛的地方,相愛的人已經在那里等他,一切都重新開始。然后告訴她積攢的思念,完成他生死之戀的夙愿!兌現他對愛情的承諾。



我突然醒悟了:老王頭是一個大寫的男人!



他的一生兌現了他對心愛的女人的承諾,同時他又是
個人服從組織的榜樣。他的特種工作決定了他在革命斗爭的年代,為了革命斗爭的勝利,不能娶他心愛的女人作為自己的妻子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但他是一個大寫的男人,不能違背自己對愛情的山盟海誓。



關于他生前不肯相認自己的女兒,而又對他們的女兒無微不至地關懷,一定是考慮到他心愛女人和女兒的
面子工程錯在他,醉酒罵人挨打一定是他懺悔的自虐。于是他采取了寧可自己損失,也不想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女兒受到任何的再傷害。



我要把這個故事告訴他們的女兒,讓他們的女兒來主持他們的
婚禮完成他們的夙愿!



生不能嫁娶,死也要同穴。



一晃30多年過去了,我來到他們合葬的墓前,兩朵潔白的冰凌花綻開了笑臉。奇跡??!多數的冰凌花都是黃色的,這白色的冰凌花太少見了!在小興安嶺的北麓冰凌花應該開在陽春的三月,冰雪將融未融,春風欲來未來,正所謂春寒料峭,冬意闌珊的時節。這冰凌花,嚴冬時酣睡在冰雪下面,盡情地做著春天的夢,忘我地孕育著未來的美。這小小的冰凌花拱出厚厚的凍土層是多么神奇的力量!



老王頭,這事辦的咋樣?一陣春風吹來,兩朵冰凌花微微的點頭。

TOP
發新話題 回復該主題

代孕|捐卵|代孕|代孕網|代孕|北京代孕|代孕網|代孕|代孕網|武漢代孕|代孕|武漢代孕|代孕||深圳代孕|代孕| 捐卵|武漢代孕|武漢代孕|武漢代孕| 武漢代孕|代孕網 |武漢代孕 |代孕|| 廣州代孕 |捐卵|上海代孕|武漢代孕|代孕|代孕網|武漢代孕 | 捐卵|代孕|代孕

日本日本熟妇中文在线视频_日本熟妇高清无码视频_日本美熟妇在线视频